侵权投诉
技术:
GPU/CPU 传感器 基础元器件 网络通信 显示 交互技术 电源管理 材料 操作系统 APP 云技术 大数据 人工智能 制造 其它
应用:
可穿戴设备 智能家居 VR/AR 机器人 无人机 手机数码 汽车 平衡车/自行车 医疗健康 运动设备 美颜塑身 早教/玩具 安防监控 智能照明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No Zuo No Die 盘点VR创业团队的各种死法

2017-01-15 00:35
一分日元
关注

OFweek 智能硬件网讯 从年初人们的火爆追捧,到年底行业整体的萧条,国内的VR产业在今年走过了一条过山车般的发展道路。相信国内的虚拟现实行业从业者们都有这种感受: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来的更早一些。从暴风魔镜大幅裁员,到奥图科技濒临倒闭,从米多娱乐欠薪裁员,到众景视界员工拉条幅讨薪,关注VR行业的媒体人们不禁惊呼:国内的VR行业这是怎么了?

在小编看来,这其实是VR行业发展初期的优胜劣汰。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些倒闭或者濒临倒闭的VR行业公司都是如何死的,今天就和VR网小编一起来围观VR创业团队的N种死法。

小编之所以会整理这样一篇盘点,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希望各个创业团队以这些公司为反面典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在这场“寒冬”中继续求生存谋发展。小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首先,我们来看著名的“妖股”暴风集团旗下暴风魔镜的裁员风波。

在今年10月,网上盛传总人数达到500人的暴风魔镜团队几乎被腰斩、裁员在一周内完成。而暴风科技CEO黄晓杰也在暴风科技官方微信上发表文章证实了该消息。

暴风魔镜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暴风魔镜正在积极布局VR生态,拆分汽车、旅游、房产、UGC等业务板块,拟成立独立的生态公司。此次人事变化属于公司正常的业务调整。同时,暴风魔镜还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各类优秀的人才,校园招聘也正在进行中。

黄晓杰还表示:“ 这次的资本寒冬很冷,对于我们一度超过500人的队伍而言,有很大的经营压力。”

那么,暴风魔镜为何要如此大规模地裁员呢?

在小编看来,暴风魔镜在近日发布Matrix一体机之前推出的产品全都是VR眼睛盒子,或者说都Cardboard类产品。可以说是大同小异。其实此类产品是没有什么技术可言的,充其量换一些高质量的原料,换上成像效果更好的镜片,重量轻一些,佩戴舒适一些。但终究没有核心技术。按照正常的逻辑,产品应该是不断迭代升级的一种状态,而暴风魔镜始终是在重复做同一个产品。

业内对于暴风集团的股票一直有“妖股”的说法。自2015年3月24日在国内A股市场上市以来,38个涨停板的暴风市值开启了狂飙模式,这与其主打的虚拟现实概念是分不开的。作为“国内A股上市的比较早的、少有的、真正的互联网公司”,暴风影音获得高溢价是比较正常的,但是市值接近优酷土豆时,这就不那么正常了。

如果说暴风这个时候,干了对VR行业有什么实质性的好事的话,只能说是借了虚拟现实的噱头,吹起了一个巨大的股市泡沫,因为这个泡沫足够大,所以各路资本蜂拥向VR袭来。简单地说,暴风在炒概念方面还是很给力的。

甚至在刚刚过去的12月21日,暴风魔镜又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此次融资金额达2.3亿元人民币,本轮由中信集团旗下中信资本领投,天神互动、暴风鑫源跟投。而上一轮的投资者暴风科技、华谊兄弟、天音控股、爱施德、松禾资本继续追加投资。

与此同时,暴风新品发布会上再次祭出两款新产品,暴风魔镜S1和名叫Matrix的一体机。对于把眼镜盒的品牌价值几乎挖掘殆尽的暴风,明显这个暴风魔镜Matrix才是真正的重头戏。3K分辨率的屏幕带来的高清晰画面再加上110度的宽广视场角,另外重量仅为230克也为该产品带来了不错的加分,小编真心希望该产品能够让暴风魔镜甩掉之前的帽子,转变为一家真正用心做产品的公司。

暴风从10月份腰斩裁员,资金断裂传言到此次逆势归来,用产品说话的方式令人赞赏,不知道暴风对于VR产业的撬动能力到底有多大,至少他像一条鳗鱼一样,用他独特的方式搅动着VR这个产业。

看过了VR行业的暴风魔镜,接下来我们来看看AR行业的奥图科技。

在近日,有一家国内从事AR行业的公司,奥图科技被爆出倒闭的传闻,虽然其CEO第一时间否认此消息,并且声称要追究消息传播者的法律责任,但其团队没有能够拿到10月份时的A+轮投资,却是不争的事实,并且其CEO叶晨光也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承认了这一问题。

在今年10月,VR网还曾报道奥图科技获得2000万元的A+轮融资。而实际上,这轮融资的四分之三没到账。在今年10月的A+轮投资中,奋达科技与华众资本分别出资1000万元。奋达科技的董事会全票通过对奥图科技的增资方案,增资完成后,奋达持有奥图科技21.56%的股权。华众资本前期的500万元很快到账。但是在协议签订后,钱却未能如期到账。

据媒体报道,问题出在了投资里的对赌协议。对赌条件是奥图明年年底AR眼镜的销量达到2万台,剩下一年多的时间,叶晨光觉得问题不大,但投资方没有这个信心,要求实现这个目标的时间提前至今年年底。

“条款太苛刻,团队觉得达不到,我个人也不愿意接受他的条款。”叶晨光说,“他说那你不接受我们钱就不给你了。”奋达的投资跳票也影响了另一家投资方的信心,华众资本剩下的500万元也没有再跟进。这让奥图科技措手不及。

叶晨光急于止血,账面资金只剩下7万元,而多维持一个月需要多支付七八十万元,再撑下去连工资都成问题。“我觉得创业公司伸伸缩缩,有钱就做大,没钱就活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叶晨光表述得相当谨慎,“只是说现在市场没到,可能需要一定的裁员计划。”于是,这家曾经名声大噪的AR智能眼镜公司便开始大幅裁员,走到了倒闭的边缘。

看完了资本方面的原因,我们来看看奥图科技的产品做的怎么样。

经过两年的研发,奥图科技的第一款AR眼镜“酷镜”在今年9月的发布会上宣布正式量产上市。但是与火热的话题度相比,很少普通消费者愿意为这款产品买单。这款售价为3499元的AR眼镜,从上线销售到现在,只有三千多台的产量,而据奥图科技CEO叶晨光称,到现在只卖出了2000多台。

原因很明显,除了价格太高和目标人群太窄,目前的AR产品本身也不太完善。目前的AR智能眼镜类产品还有一大堆的问题没有解决。包括识别语音不准,定位不准,应用太少,只有拍照、录像、打电话、导航等几个功能,而增强现实的效果又不好,甚至头部的大小,瞳距的远近,都会影响用户体验,这一系列问题都让尚处襁褓的AR眼镜备受冷落。尽管酷镜在谷歌眼镜的体验上做了很多改进,包括解决了电池不耐用,眼镜发热,无法主动呼叫等问题,但很遗憾,奥图科技期待的爆发性增长依然没有到来。


叶晨光之前还有过一个美好的设想,美国的骑行人群有两千万,他预计潜在的购买用户是20万人,而这些用户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愿意购买,就足够奥图活下去。但理想化的假设遭遇了现实的打击。

“等AR起来的话也是要五六年时间。”叶晨光说,等这把火真正旺起来还需要时间,但随着融资搁浅,这些或许都与他没有太大关系了。其实奥图本来想在双十二期间发布“炫镜”VR一体机产品,但因为融资没到位,很明显也是无法做到了。

可以说,资本方面的原因,仅仅是压倒奥图科技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真正的问题,还是出在产品上,即缺乏核心技术。与之相比,作为曾经的竞争对手,枭龙科技则在今年9月初拿到了京东方领投的5000万元A+轮融资。除了在AR技术及产品快速量产上市方面的实力外,枭龙XLOONG在市场渠道方面也早已进行了战略布局。与枭龙科技相比,奥图不占据任何优势。可以说这也是一次优胜劣汰。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