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GPU/CPU 传感器 基础元器件 网络通信 显示 交互技术 电源管理 材料 操作系统 APP 云技术 大数据 人工智能 制造 其它
应用:
可穿戴设备 智能家居 VR/AR 机器人 无人机 手机数码 汽车 平衡车/自行车 医疗健康 运动设备 美颜塑身 早教/玩具 安防监控 智能照明 其它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硬件网

CPU/GPU

正文

高薪挖台湾人才会是中国芯片业的正确捷径吗?

导读: 相信经过中兴事件之后,大家对芯片设计、制造的复杂程度都有了基本的了解,三星、台积电这些芯片巨头都经历了漫长的研发、完善阶段才取得如今的成绩。

大概是历史文化的原因吧,中国人做事情、搞工程一直都贪图快速和捷径,如此描述不是纯粹意义上的“贬义”评价”,事实上,正是这种“捷径”思维,让高铁网络快速覆盖全国和非洲地区,品质更是超越德国;中国的基础建筑行业,也因对“捷径”有着巨大渴望,而催生出高速的发展:按照最新工艺,中国的建筑队盖一栋高30层的大楼仅仅需要15天时间,此外,中国的奥运金牌数量一直名列前茅,也和举国体制、发力冷门项目等捷径相关,至于说中国制造业,真正的脊梁就是快速和捷径,但显然,捷径有其自身难以克服的弱点,更何况,有些行业根本走不得捷径,诸如教育、文化,还有现在全国热议的芯片制造。

相信经过中兴事件之后,大家对芯片设计、制造的复杂程度都有了基本的了解,三星、台积电这些芯片巨头都经历了漫长的研发、完善阶段才取得如今的成绩。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都靠“复制”独步天下,只要有国家生产出基础模型,中国就会砸下巨额资本,购买最先进的技术、设备和原材料,常常能在短时内完成出货,而且会借助规模优势把价格降下来,抢占市场,但显然,这个模式在芯片领域并不适用,即便我们能利用国家资本买来最先进的设备,搭建起最先进的生产线,也会因为没有合格的人才而无法操作,更不用说在此基础上完成创新了,更何况,世界上最先进的光刻机,每年的产能仅有十几台,我们的企业又怎么能同三星、台积电去竞争呢?

总之,中国大陆芯片行业缺乏的是芯片人才,而“人才培养”这件事儿,始终要经历“十月怀胎”的过程,是一种万万都急不得的事情,尴尬的是,中国似乎永远也等不到自已的人才彻底成长起来,常常揠苗助长,于是高薪挖角台湾人才,成为中国芯片的上上之选,也有可能是正确的捷径:点燃大陆的芯芯之火,点燃整个中国芯片市场。

高薪挖角,中国企业擅长砸钱抢人?

相关数据统计,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年产值超过5000亿元,他们主要的客户群体就是中国大陆,仅2017年它们靠芯片在大陆地区就赚了超过3500亿元的利润,即便是把视野放宽到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历史长河中,台湾地区的芯片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涌现出了巨头式的芯片企业,也培养出大量的优秀工程师和企业家。最著名的自然是台积电,他们不仅拥有最先进的芯片工艺,更是牢牢占据着苹果首席芯片商的地位,但在接下来的20年内,这个地位可能会被大角度动摇,一方面台积电CEO张忠谋的离休,标志着一个时代的技术,还有就是3000多位台湾芯片人才已经被挖到大陆工作,历史总是惊人相似,三星芯片的崛起路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拐点:他们挖角来了台积电昔日的二号人物梁孟松,他到来之后,直接把三星14nm制程的良率从3%提升到95%,一炮走红。

现在,中国大陆已经清醒地意识到芯片人才的重要性和稀缺性,正不惜一切代价挖角高薪人才,当年梁孟松跳槽到三星,几乎是带着上帝光环,高丽人直接把他的年薪涨到三倍,而且配置了私人飞机,让其能顺利、舒适地往返于台湾和韩国。

如今大陆厂商代表来到台湾,基本都是做好长期抗战的打算,他们在台湾竹园酒店一住就是半年之久,然后,召集整个台湾的猎头公司,无论大小,只要能挖到人才就能领取跳槽者40%的年薪,作为酬金,如果能挖到梁孟松式的重量级人物,则可以拿到上百万的酬金。相比于韩国,大陆和台湾的关系更加紧密,毕竟,血浓于水,更直接的优势则在于语言、文化上的无缝链接,而且很多芯片人才的祖籍都是大陆,他们回来工作还真有点“落叶归根”的快感,更重要的则是,大陆经济正在高速发展,整个产业链非常有活力,依靠制造、金融、房地产业,政府和企业已经积累了大量资本,于是,他们能给台湾芯片人才开出更高的工资和更多的福利,而宏大的市场规模远非台湾所能相比的。

事实上,当中国急切地想做一件事儿时,常会出现奇葩却又切中要害的事情,比如瞬间把薪资提高5倍以上,又比如让芯片人才的子女保送清华北大,给予足够的抚养费等等,甚至有胃口整体吞下一些台湾芯片企业,连锅端掉,有钱就是这么任性。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讲,钱从来不是问题,他们虽然庸俗铜臭,但却能让人活得优雅,给人尊严。

发展平台,中国大陆的芯芯之火

中国企业高薪挖角台湾芯片人才估计会形成规模化、产业化,如前文所述,已经有大约3000位芯片人才转战到大陆工作,他们前来的第一动力,自然是大陆企业提供的高年薪和福利待遇,但台湾芯片人才作为精英群体又不止于金钱的诱惑和享受,中国大陆能给予这些精英的,还应该包括良好的发展前景,优秀的合作企业和行业变革的春风。

毫无疑问,中国大陆是最大或者第二大的数据消费国,我们使用电子产品,特别是对智能手机更加爱不释手,这种“爱不释手”创造出大量的数据和流量,变成AI芯片重要的基础原材料,事实上,基于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已经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云计算领域拥有了起跑优势,这些数据如同中国的消费网络一样,是绝不会留给亚马逊或者Google等欧美巨头的,于是,我们可以大胆断定,未来中国大陆将成为AI芯片最要的发样地之一,此外,台湾半导体业人才济济,才华横溢以致臃肿,那是一块宝岛也是竞争逆天的地方。相比之下,中国大陆的芯片行业正处于起步阶段,或者说尚没足够耀眼的企业和企业家出现。如果台湾的年青一代,真能带领大陆走出如今芯片的窘境,就有可能成为时代的的弄潮儿,赚大一笔钱,也只是顺便的事儿。

希望挖角台湾芯片人才,能成为中国芯片行业的芯芯之火,催化中国芯片企业彻底地燃烧起来,而海峡两岸精英群体的流动,从不止于技术交流,意味更加深长。

作者:康斯坦丁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