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GPU/CPU 传感器 基础元器件 网络通信 显示 交互技术 电源管理 材料 操作系统 APP 云技术 大数据 人工智能 制造 其它
应用:
可穿戴设备 智能家居 VR/AR 机器人 无人机 手机数码 汽车 平衡车/自行车 医疗健康 运动设备 美颜塑身 早教/玩具 安防监控 智能照明 其它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硬件网

制造

正文

从特斯拉看做一家科技公司有多难?

导读: 马斯克突然在Twitter发文宣布正在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并透露他已经筹集到资金,准备以每股420美元将特斯拉私有。消息一出,瞬间引爆了舆论。日前,马斯克对外证实了特斯拉私有化的资金来源是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务基金,而他也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着特斯拉私有化的各种事宜。

几天前,马斯克突然在Twitter发文宣布正在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并透露他已经筹集到资金,准备以每股420美元将特斯拉私有。消息一出,瞬间引爆了舆论。日前,马斯克对外证实了特斯拉私有化的资金来源是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务基金,而他也正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着特斯拉私有化的各种事宜。

今年是特斯拉创办的第15年。而它在这15年中完成了从失败者到科技巨头的转变。

一边荆棘,一边王冠

特斯拉在创立之初就不被外界看好。彼时,其被华尔街列为最不可能成功的企业,媒体直接让大众别买特斯拉的股票、不应该租特斯拉的车。此外,就连普通用户对当时的特斯拉都无法接受,认为电动汽车在很多方面行不通,对客户来说没有用。

当马斯克在2004年带着梦想和630万美元的资金加入了特斯拉后,政客们认为他放着太阳能、风能等大有前途的公司不投,选择了一个失败者。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

2008年,特斯拉遭遇了资金短缺、员工离职、产品失败无法如期投产等问题。整个公司陷入了失败再失败的循环,员工只剩不到五个人,财务告诉马斯克公司账面上的钱最多只能撑三天,否则就要宣布破产。期间,无数次崩溃的马斯克甚至想过撞墙自杀。但最终,他卖掉了自己的房子、私人飞机、跑车将特斯拉从破产边缘中拉了回来。

从特斯拉看做一家科技公司有多难?

好不容易熬到2010年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解决了资金问题。但Model3的产能又成了最大桎梏。原定于去年结束前月产2万辆的特斯拉,在今年第一季度后,工厂交出的季度产能只有1542辆。马斯克只好亲自接管制造工程,睡在工厂才解决了产能问题。

就在人们以为特斯拉要开始盈利逐步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候,马斯克却提议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并阐述了上市带来的限制:

1.上市后,股价会剧烈波动,这会让特斯拉的员工分心;

2.上市迫使特斯拉要注重季度收益,这给其带来了巨大压力,导致公司在做决定时,考虑的只是短期,而非对长期战略正确的决定。

3.上市后的特斯拉,是股票历史上被做空最严重的股票质疑,上市意味着其总要面对资本市场的攻击。

除了这些原因之外,马斯克也有自己的一点“私心”,毕竟,今年他在社交媒体的言论数次导致特斯拉股价暴跌,自己也受到了来自投资方的施压。但他并未任性到为所欲为,该决定显然经过了仔细的斟酌。

一路走来解决了技术、产品、量产、市场订单、建厂、资金的特斯拉,上市之后又要退市,如此折腾其实也在侧面说明了,哪怕巨头公司,创业之路始终荆棘不断。

在美国做一家科技公司有多难?

工业革命后,全球迎来的最大变革无疑是互联网革命。互联网让地球变成一个“村”,也由此孕育了无数的新型科技企业。谷歌、Facebook都是其中突出的代表。如今,Facebook用户数量已经超过20亿,市场估值也在去年超越了5000亿美元。数据成为其盈利的核心业务,但同时数据安全也成为了Facebook这样公司的致命软肋。

从特斯拉看做一家科技公司有多难?

1.数据安全和盈利矛盾

2018年3月,Facebook被爆泄露用户数据丑闻后,公司由此深陷泥潭。不仅引发了西方多国政府监管机构的调查,公司股价更是持续暴跌,市值直接蒸发1200亿美元。此外,Facebook的首席安全官也最终离职Facebook还面临着英国政府开出的66.4万美元罚单。

类似的遭遇不止Facebook一家。谷歌同样在2012年因向一款网络浏览器用户作出虚假陈述被罚2250万美元。用数据盈利的这些公司,亟待需要解决数据安全问题。而与此同时,其还将面临政府更加严格的监管。

就在Facebook被爆泄露用户数据丑闻后,美国加州在最近签署了数据隐私立法,提议在2020年开始只要拥有超过5万人的数据大公司,就得允许消费者查看这些公司收集到的数据。并且消费者可以要求删除数据,也能够选择将数据卖给第三方。拥有数据的公司不能拒绝,必须依法向行使这类权利的消费者提供平等的服务。否则,公司每违规一次就会被罚款7500美元。这将很大程度上影响科技巨头们几乎所有的主要业务,尤其是网络通信和商业领域的公司。

2、产品创新,市场开拓

而在数据安全问题之外,以苹果、高通为代表的公司则面临则是激烈市场竞争下产品创新和市场开拓的困局。

先说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2015年之前,全球智能手机规模处于快速增长的阶段;2015年后,增速明显趋缓,去年,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如此大环境下,苹果本身的业绩也并不出彩。

今年,IDC发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全球范围内智能手机市场份额、销量以及年度增速报告中,苹果出货量被华为超越排在了第三位,手机销量同比增长仅有0.7%。此外,在美国市场,iPhone出现了类似谷歌安卓的碎片化困境。大量消费者更愿意购买其价格较低的老旧款手机,老旧机占据了苹果手机销量的50%,这对苹果手机的盈利无疑非常不利。

市场和利润的天花板已经显现,创造将是带领苹果手机重巅峰的解决之道,但近年来苹果被诟病最多的也正是缺乏创新。尽管如此,消费者仍将创新的期待放在了苹果身上。毕竟,那是它们的“曾经拥有”。

而对于高通来说,“移动芯片”市场也是其曾经和现在正在拥有的东西,但在未来,却似乎难以“长久拥有”。今年,伴随高通和苹果的“互撕”,今年高通失去了苹果的订单。而长远来看,以苹果、三星、华为等为代表的手机制造商正在“自主研发芯片”,意图摆脱高通的束缚,也势必会成为高通的竞争对手。高通的移动芯片市场后期增长疲软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它如履薄冰,急需寻找出路,拓展市场。

恩智浦是其瞄上的目标。于是,高通展现了强烈的渴望迫切收购恩智浦,志在拓展汽车芯片市场。但是,收购计划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拒绝,最终计划泡汤。

许多成熟的科技企业,尽管已经拥有了极大份额的市场占有率,但产品创新和多元市场开拓的问题,始终是悬在头上的剑。此外,政府的规定与介入可能也让科技公司“有点心累”。

3.政治正确与政府的过度介入

在美国及欧洲国家,政府明确规定公司要确保员工种族的多样性。为此,这些公司每年需要收集员工信息数据,向联邦政府提交报告。这被称为EEO-1,该规定希望能够以此打破功种族、性别界线的标准。此前,《今日美国报》就曾多次要求苹果发布类似的数据。

更有趣的是,只要美国当地人民有意见,美国政府可能会因任何细致的事儿介入到当地的公司。最近,就有媒体报道,旧金山当地的一些餐馆担心由于当地的科技公司为员工提供午餐,会导致这些员工不会去当地的餐馆就餐。因此,两名旧金山的监管机构人员提议,今后入驻旧金山新办公场所的公司不能为员工提供免费午餐。

从特斯拉看做一家科技公司有多难?

4.舆论压力

除了上述种种原因,舆论压力对于美国的科技公司也具有一定的限制。譬如,一向以“do not be evil(不作恶)”为信条的谷歌,在今年就遭遇了巨大的舆论危机。今年3月谷歌宣布与美国军方达成合作通过AI技术帮助美国军方分析解读无人视频后,该合作遭到了谷歌内部几十名高级工程师和数千名员工的联合抗议。

“内忧”之外,外部也给予了谷歌压力,人权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以及“机器人武器控制国际委员会”都对谷歌员工的抗议表示支持,学术界也有364名人工智能专业人士联名上书反对谷歌此举。

高压之下,谷歌做出了妥协,放弃了与美国军方继续签订新合同,也由此损失了美国军方的订单。

总而言之,从特斯拉、到Facebook、谷歌到苹果,这些美国科技巨头们都有自己“难念的经”。而将视角转向到国内,无论是创新性科技公司还是科技巨头,同样有“谜局未解”。

国内的科技公司难在哪里?

几年前,雷军说“站在风口,猪都会飞”。如今,时光辗转,小米已在香港上市,创业大潮中却再也不会出现“猪都会飞”的时代。对于科技领域的创业公司来说,彼此“风口”此时变成了“险口”。

“内功”之难。技术突破、产品批量化生产、商业化落地,各个环节都是难题。以技术突破为例,VR至今无法解决使用者眩晕、恶心等问题,这导致了整个产品的商业化落地应用一直不温不火。而像扫地机器人、服务机器人等虽然已经被市场广泛接纳,但依旧面临“移动机器人移不动”的尴尬。另外,产品从样机走向批量化生产,也需要漫长的过程和数次的试验。造车新势力们,在批量化生产上一拖再拖,足以说明量产之难。

“外修”之难。抛开公司自身的问题不说,融资难、资金链不稳定也都是初创科技公司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根据中国研究机构清科研究中心对36只基金的调查,今年上半年,由投资公司募集、用于在初创企业取得首轮融资之前向其提供种子或早期资金的资本规模暴跌53%。谈“寒冬”过于夸张,但是收紧度日是不争的事实。

科技领域诸如芯片、医疗等企业,对于资金的需求量大,但技术能否转化为产品,并且接受市场的考验存在着不确定性,回报周期长,对于投资人而言,投资它们的风险很高。因此,融资难也不难理解。

而以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网易等为代表的国内科技巨头公司面临的又是另一种难题。近日,阿里巴巴推出88元购买VIP,承包消费者吃喝玩乐的大礼包。其中包括,天猫超市9.5折、优酷VIP会员、饿了吗超级会员、淘票票全国卡、虾米超级VIP等。阿里巴巴以投资、收购等多种方式布局的生态链终于展露了初步的威力。

“搞了一个大新闻”的阿里巴巴无疑对腾讯、百度、京东、网易等巨头提出了一个要想同台竞技的新要求,即如何深度布局生态链,又如何打通生态场景做好商业转化。

当前,电商、文娱、社交媒体、出行、物流、旅游等业务不再是多年前各自为营,各自为战的局面了。行业之间的界线在消减,企业也正在走向泛生态化而非互联网初期时代的“专注于一件事将其做到极致”。巨头们在自己的蛋糕之外,还在瓜分其他领域的蛋糕,“攻与守”将决定着它们的明天。

最后:

诗云:“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古往今来,功名如此,商业亦如此。无论处于创业初期或者已经上市走向成功的企业,每个阶段公司和它的“掌门人”都必须面对不同的考验。其中,有些在大浪淘沙中支离破碎,有些则在披荆斩棘后继续前行。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