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GPU/CPU 传感器 基础元器件 网络通信 显示 交互技术 电源管理 材料 操作系统 APP 云技术 大数据 人工智能 制造 其它
应用:
可穿戴设备 智能家居 VR/AR 机器人 无人机 手机数码 汽车 平衡车/自行车 医疗健康 运动设备 美颜塑身 早教/玩具 安防监控 智能照明 其它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硬件网

显示

正文

小扎要凉?Facebook又出人事地震,这次轮到了30亿美金收购的Oculus

导读: Facebook又发生了人事地震,这次是在刚刚有复苏迹象的VR领域。

Facebook又发生了人事地震,这次是在刚刚有复苏迹象的VR领域。

Oculus前CEO及联合创始人Brendan Iribe突然发布离职信,宣布将从Facebook离职。这也是继Palmer Luckey(胖帕)后,Oculus第二个创始成员与Facebook分道扬镳。

小扎要凉?Facebook又出人事地震,这次轮到了30亿美金收购的Oculus

对此,Facebook尚未发表回应。

内部分歧加剧,Oculus前途堪忧

离职信中,Brendan Iribe肯定了Oculus加入Facebook的发展与成功,例如组建了一个“历史上最伟大的研究和工程团队”,而扎克伯格更是给与了团队及VR/AR前所未有的信心。

而对于离开Facebook后的工作安排,Brendan Iribe表示:“这是我20多年来第一次休息。在重新充电、反思后,我将再一次出发。”

小扎要凉?Facebook又出人事地震,这次轮到了30亿美金收购的Oculus

据相关人事透露,Facebook曾在上周对其VR部门进行了一次内部调整,由于公司执行团队认为Rift 2(Oculus第二代PC VR头显)一直未具备绝对的“竞争优势”,因此决定取消该设备的研发工作。而作为Rift 2研发工作的主要负责人,Brendan Iribe对此极不认同,二者分歧因此再次被扩大,这也是Brendan Iribe离职的最主要原因。

Brendan Iribe认为随着相关技术的发展,AR/VR产业的每一部分都在做着优化,这也意味着Oculus这一计算平台,尤其在硬件和核心技术上需要做更多的升级。

但这显然没能阻止Facebook关停Rift 2项目的决定,Oculus甚至还在今天向所有Rift用户发送电子邮件宣布将关闭Oculus Rift视频应用租赁和购买电影的功能,即日起生效。

邮件中,Oculus表达了对Oculus Rift视频应用的“失望”,“多年来,我们已经看到VR在游戏和电影中的应用情况,很明显用户更喜欢在其他设备上体验沉浸式媒体,而Rift更适用于游戏。”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Oculus创始人们的接连出走似乎早就埋下了伏笔。

从胖帕到Brendan Iribe,心力交瘁的Facebook

谈及Brendan Iribe,从2012年Oculus创立以来,他就一直以 Oculus VR CEO的身份,和创始人Palmer Luckey(胖帕)一起努力把VR技术推向主流市场。

2014年,当Facebook宣布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的时候(后来被曝是30亿美元),很多人大呼VR元年已来,然而随着两位创始人的连番离职,Facebook对于Oculus的管理显然暴露了诸多的问题。

不到一个月前,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双双宣布从公司离职。内部消息称,这个决定在一定程度上是公司内部紧张局势加剧的结果。WhatsApp联合创始人Jan Koum也在今年早些时候离开了Facebook。

从今年早期的数据泄露到如今内部的人事动荡,Facebook似乎需要重新思考一下当前的发展路径和布局。

而回顾Oculus这四年的发展,也能从中看出些许端倪。

那起里程碑式的收购后,Oculus就被另外一家游戏开发商ZeniMax送上了法庭,表示Oculus公司及其创始人Palmer Luckey“非法使用ZeniMax的知识产权,包括商业机密、受版权保护的计算机代码和虚拟现实技术相关知识。”

这起耗时两年多的官司,让花了重金的Facebook颇为头疼,连扎克伯格也被要求出庭为Oculus辩护。

同时Oculus的发展之路也极为坎坷:侵权纠纷、一再推迟发货、销量疲软、以及像HTC和索尼这样的后来居上竞争者带来的业务压力……在PC VR发展最热的时候,根据市场研究公司Superdata Research的数据,HTC Vive 、Oculus Rift、PS VR三款设备当年销量合计约为152万台,而Oculus份额最小。

销量的疲软也体现在Oculus持续走低的售价上,从上市最初的798元到现在的499美元,Oculus的价格可以说是经历了大跳水,300美元的降价幅度也是令人咋舌。

CES 2017上,曾经引领CES上VR风潮的Oculus甚至都没有去参加。市场的转变以及技术上的瓶颈,可能让现在的Oculus有些迷惘。

由于Oculus的“一蹶不振”,以及整个VR市场风向的转变,Facebook不得不在年底决定重组Oculus,将移动端和PC端分拆开来,当时Iribe也宣布卸任转去担任新成立的PC VR部门的负责人,扎克伯格则找来了原小米全球副总裁雨果巴拉来负责移动VR的业务。

这次拆分重组对Oculus的影响,背后其实是Facebook对于Oculus在2016年表现的不满以及对于移动VR社交的渴望。

早期,Facebook对于Oculus的态度很明显:全力配合,支持鼓励技术和内容全方位发展。在2016年的Ocoulus Connet 3大会上,Facebook表示会投入5亿美元在VR内容上。然而好景不长,时隔一年Facebook就关闭旗下的虚拟现实电影工作室Oculus Story Studio。

blob.png

今年,Oculus发布了VR一体机Oculus Go,随后又带来了具有6个自由度的无线VR一体机Oculus Quest,然而这几次的硬件水花并不大,也并没有给VR硬件带来更多创新性的变革。

业务问题之外,同样令Facebook感到很焦虑的是Oculus的另一位创始人胖帕Palmer Luckey,帕胖的行事作风一向豪放不羁,2016年的时候,他被曝光私下捐助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政治组织Nimble America,受到了几个游戏工作室的联名抵制,也间接影响了Oculus的游戏内容。

小扎要凉?Facebook又出人事地震,这次轮到了30亿美金收购的Oculus

从那之后,他就很少以Oculus的创始人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里。而在Facebook出手重组Oculus内部架构后不久,胖帕宣布离职,Oculus的第一代创始人正式和Facebook分道扬镳。

同样是那次重组之后,Iribe虽然依然承担着PC VR部门负责人一职,但很明显他基本上失去了对Oculus的控制权。当时Iribe在博客中特地写道,“随着公司日趋壮大,我开始怀念起那些每天深度参与新品开发的日子了。”

当时Iribe表示之后会和Facebook的CTO一起为Oculus寻找新的领导者。再联想到今天的离职声明,一切似乎都是意料之中。

AR/VR仍任重而道远

另外,回到VR本身,如果Facebook巨资收购Oculus是给AR/VR产业打了一剂兴奋剂的话,那么此时Iribe的离职以及和Facebook内部的分歧,也是在给行业敲响警钟:不仅Oculus,整个产业都需要反思,甚至重新开始。

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全球AR/VR头显总销量仅有836万台,而在该年年初,行业的预计出货量是1400万台。足见市场缩水严重。

而除头显外,行业遇冷几乎遍及全产业。这其中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经过2014、2015及2016年上半年的市场教育,用户对AR/VR的新奇度逐渐降低,而相关设备、内容及技术并无创新突破,且成本较高;

二、当前AR/VR应用领域过于狭窄,仅游戏体验人气稍高,其余诸如影视、旅游等体验感尚不如传统设备或体验方式。

对此,在刚刚结束的2018世界VR产业大会上,阿里巴巴公司董事局主席马云也表示,“技术的发展过程一定是充满艰难的,否则就不是一项有价值的技术。而VR只有和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及产业相结合,才能从一个‘玩具’变成解决实际问题的核心技术,否则只是一个新奇的应用。”

两岸猿声啼不住,VR难过万重山。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