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GPU/CPU 传感器 基础元器件 网络通信 显示 交互技术 电源管理 材料 操作系统 APP 云技术 大数据 人工智能 制造 其它
应用:
可穿戴设备 智能家居 VR/AR 机器人 无人机 手机数码 汽车 平衡车/自行车 医疗健康 运动设备 美颜塑身 早教/玩具 安防监控 智能照明 其它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硬件网

人工智能

正文

“科技含量”最高的龙泉寺,念经和尚履历高得吓人

导读: 大概是三年前,“微信”因多个技术难题陷入困境的时候,张小龙去到了位于北京凤凰岭的龙泉寺小住。 但即便是佛门清净地,张小龙也没在这里静下心来解决那些技术难题。一怒之下,他把手上的资料撕了个粉碎。

大概是三年前,“微信”因多个技术难题陷入困境的时候,张小龙去到了位于北京凤凰岭的龙泉寺小住。

但即便是佛门清净地,张小龙也没在这里静下心来解决那些技术难题。一怒之下,他把手上的资料撕了个粉碎。

粉碎的资料引起了寺里一位扫地僧地注意,他把资料重新粘合起来并仔细看了一遍,最后写了几条建议交给了张小龙。

大感吃惊的张小龙几番打探下才知道,那位扫地僧在出家之前曾是一位资深的IT极客。

离开龙泉寺后,张小龙开始闭关,依照扫地僧的建议对微信进行了调整。一年后,微信“大成”。

这个故事,在坊间被传的神乎其神,真相究竟如何,不论是张小龙还是龙泉寺,都没有发表过其他言论。但有一个事实是,在这个故事传出之后,龙泉寺成为了科研工作者、工程师们争相去往的“圣地”。

龙泉寺,已经成为了“宗教+科技”最完美的代名词。

科技与宗教水火不容?“清华第二分校”龙泉寺了解一下!

在谈“科技与宗教”之前,我们先谈谈有着相似矛盾点的“科学与宗教”。这方面,有一个人不得不提,就是艾萨克·牛顿。

作为一名物理学家,牛顿的三大力学定律是世界物理学界的“珍宝”。但可惜的是,晚年的牛顿,因为一直没能找到“物质运动的第一推动力”,而陷入了神学的怪圈,极大的阻碍了其在力学上的进一步研究。甚至到最后竟然得出了:“物质的第一推动力就是‘上帝’,他在冥冥中操纵着一切”的结论。

这是物理学界的“悲剧”。

无独有偶,传言称,同样的“悲剧”还发生在晚年的爱因斯坦身上。

爱因斯坦是个无神论者,曾公开表示“‘上帝’一词是人类弱点的产物,简陋且非常幼稚”。但是在晚年,爱因斯坦竟然开始相信:世间的每一个物体都是由一种力量安排的,即便是宇宙中的星球,是按照怎样的轨迹运动的,都是由神安排的。

有人认为,量子理论和相对论存在一定的漏洞,最大的原因就是爱因斯坦认为可以用神学去弥补,而没有再去验证计算方法。

“在科学研究过程中,如果遇到很大的难题且迟迟未能解决,确实会有人愿意相信‘神学’。说的简单点,就是用宗教信仰安慰自己在科学研究上的失败。”某网友评论说。

“科学和宗教”是这样?“科技和宗教”也是这样吗?

其实,都是因人而异的,不乏有将二者融合的很好的科研工作者,甚至还有在寺庙中,建立信息技术中心的。

在科技界,龙泉寺因其超高的“科技含量”,被称为“清华第二分校”。翻看龙泉寺师父们皈依佛门之前的学历,不禁满眼“金光”:

贤启法师,清华大学核能和热能物理博士;

贤威法师,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

禅兴法师,清华大学流体力学博士;

贤兆法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贤清法师,清华大学工程热物理专业博士;

贤信法师,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系;

......

龙泉寺真正的印证了一句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和尚的。智商不够,佛可能都不想要你。“技术含量”和“佛缘”缺一不可。

现在再去龙泉寺,那里已经充满了“黑科技”,师父们不仅自己编写搭建了专业信息平台、为700多间客房实现指纹解锁,还研发出了业内知名的“贤二”机器僧。

宗教与现代科技并无距离,佛法离不开世间法

“‘贤二’是龙泉寺给科技界的一个惊喜,它是佛教界的‘Siri’。”某科技从业者说。

一开始,贤二其实只是龙泉寺漫画组笔下的一个“人物”,因为形象讨喜,粉丝也越来越多。2015年,一群AI界的神秘人物造访龙泉寺,希望能和寺里的师父们一起做一个有佛教世界观的机器人。

两个月后,在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的主导下,一场聚集了法师、义工和众多社会人工智能领域专家的研讨会在寺里召开。同年10月,具有感知功能、能接受指令并做出相应的肢体动作、可以诵读经文和播放佛教音乐等的贤二机器僧正式亮相龙泉寺国庆晚会。

“贤二和世间的机器人最大不同就是,它是用佛法跟大家对话聊天的,说出来的话都来自出家人真实的修正经验。”龙泉寺信息中心创立者贤信法师说。

为验证贤信法师的话,我们特地和贤二聊了聊天:

可以看到,在简短的对话过程中,贤二的所有回答都是基于佛法的,虽然简单稚嫩,但确实是一次佛教与科技的创新融合。

“贤二红了以后我们清净了很多,因为来寺里的客人都争着看贤二。前几天,朋友来寺里找我,我问‘你是不是先看看贤二?’,他说不用,要直接和我聊天。我当时好感动,这是贤二出现后人类第一次战胜了他。”贤信法师开玩笑说。

“除了贤二,我们最近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项目在跟进——整理《大藏经》。这对于佛教来说,是尤为正式和重要的。”贤信法师在提及贤二以外的科技研发工作时说。

作为佛教禅宗经典的总集,《大藏经》有多个版本,如乾隆藏、嘉兴藏等。现存的大藏经,按文字的不同可分为汉文、藏文、蒙文、满文、西夏文、日文和巴利语系等七大体系。当前,中国所编修的《大藏经》是全球成书最晚、规模最大的,共收经文8416卷。

“《大藏经》是佛教所有经典的集合,上亿字,体量非常大。大和尚希望把《大藏经》重新整理校勘一遍,这个工作量如果纯人工去做,即便有千上万人参与,也需要花费10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

“近几年,AI技术开始高速发展,大和尚认为我们可以积极应用人工智能技术。我们便从最开始的传统OCR识别开始,用机器学习技术把准确率提升到了99.9%以上。”

除此之外,因为版本众多、古文没有标点等问题,龙泉寺的师父还对AI进行了“标注”训练,据贤信法师介绍,在最新的进展中,AI已经可以很准确的断句了,逗号甚至是冒号,都能精确的标注出来。

“佛教徒探求追逐生命的价值,以弘法利生为人生目标。在新时代,佛教也应当以包容之心与外界精诚合作,以博大胸怀、海纳百川。佛法离不开世间法!”学诚法师说。

佛法和科技都需要“开悟”,求真是不二法门

通常情况下,佛法会被划分为唯心主义,而科技则被认为是唯物主义的代表。也因此,二者一直被断定“无法融合”。

“其实,佛法和科技有很多相同之处,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非常讲究‘实证’,前者是对内心的实证,后者是对外在世界的实证。

“对于佛法来说,开悟即实证;对于科技来说,创新及应用就是实证。

“除此之外,很多科技从业者最开始做技术探索是为了对社会有所贡献,这和佛法所说的‘慈悲’也非常相近。”

当然,宗教和世间还是有所不同的。作为“出家人”,每天都有规定的功课需要完成,也有较为固定的作息时间,不可能和普通的科技工作者一样,一心只在科研上。

“一般的项目我们不会去划定严格的完成时间节点,反而更看重做科技的原因和是否用心。科技工作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条线,并不是全部。在科技实践中,我们会把遇到的困难当成修行的方式,是我们实践佛法的途径之一。”

其实,不论是贤二机器僧还是《大藏经》的整理项目,都不是寺里的师父们独立完成的,其中,很多参与者是来自“世间”的行业专家。只是与龙泉寺合作有一个要求:对佛法真的感兴趣。

“如果真的要说我们与‘世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我们比较净心,而大多的科技工作者比较浮躁和功利。”

简单来说,宗教的科技工作,不论是师父还是志愿者,想要参与其中,都必须不带任何功利心。可能这也是为什么贤二这么火,龙泉寺也始终坚持只做这一台机器僧,不会将其商业化的原因吧。

最后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早已不是科学、科技与宗教水火不容的时代。科技的发展,可以为任何行业赋能,包括宗教。龙泉寺是个特殊的存在,但绝不是唯一的存在。

“出家人”求心、“世间人”求果本就无可厚非,只要都是“求真开悟”,如牛顿、爱因斯坦那样的“悲剧”就不会再发生。

当然,清华的才子们,虽然龙泉寺被称为“清华第二分校”,但“出家”,还是要三思而后行的。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