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GPU/CPU 传感器 基础元器件 网络通信 显示 交互技术 电源管理 材料 操作系统 APP 云技术 大数据 人工智能 制造 其它
应用:
可穿戴设备 智能家居 VR/AR 机器人 无人机 手机数码 汽车 平衡车/自行车 医疗健康 运动设备 美颜塑身 早教/玩具 安防监控 智能照明 其它
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硬件网

其它

正文

用kindle的盈利模式,让孩子不必放下iPad也能阅读养成

导读: 将手翻书弯曲一个弧度,从第一页开始逐渐匀速松开,原本静止的画面就开始跑起来。利用人眼短暂的视觉停留,关于“动画书”最初的想像诞生了。

将手翻书弯曲一个弧度,从第一页开始逐渐匀速松开,原本静止的画面就开始跑起来。利用人眼短暂的视觉停留,关于“动画书”最初的想像诞生了。

到今天这种渴望依然存在,当任晖把 iPad 交给四岁女儿时,女儿不停地用食指在 iPad 上划来划去,想看看画面是否会“动”起来。顿时,做互动绘本的想法击中了他:要做一种介于纸质书和动画片之间,可以实现图像、声音、文字等符号相互结合的动画书。

有了这一想法后,任晖在 2013 年正式组建团队研发“咿啦看书”,要为 3 至 8 岁儿童打造的动画书阅读平台。时至今日,不仅有了面向 C 端的“咿啦看书”,还有“咿啦家园”等构成“咿啦系”产品矩阵。据任晖透露,目前咿啦看书的用户数量已达到 300 万。

资本也逐渐向其倾斜。2018 年 1 月,咿啦看书宣布获得 4000 万元 A+轮融资,由威创投资领投,青松基金启赋资本跟投,这也是咿啦看书成立以来的第四轮融资,按一年一轮的节奏向前走。任晖认为,获得资本的青睐并不是偶然,而是投资人充分肯定了咿啦看书未来的市场以及独家技术带来的行业壁垒。

造好印刷机再深耕

既然是动画书,如何让传统绘本动起来并且是可复制地动起来成为了最核心的问题。任晖心里清楚,制作动画书光版权支出就会成本高昂,要是没有一款“工具”能够低成本、快速地把绘本变成高品质的动画书,“咿啦看书”不可能真正落地。

当时,市面上动画书付费方面有成功先例的是美国,但并没有太多可参考的价值。任晖说:“在美国,一本动画书 app 卖十几美元也可以,在国内不可能卖得出去。同时,那些(动画书)都是采用游戏化思维去做的,成本太高,不适合大批量生产。”

于是从 2013 年到 2016 年期间,任晖前前后后带着 100 余人做一件事,造一台功能强大的“印刷机”。“我们要先造一台印刷机,就是说开发的一套引擎,它包括制造工具、阅读器、以及我们自己确定的文件格式等等。”

设定目标容易,但细节打磨起来却困难重重。任晖打开面前《十二只小狗》的纸质绘本以及  iPad 上咿啦看书 app  中相对应的电子书,翻到大狗给小狗哺育的那一页,任晖一点画面,伴随着仰头和眨眼,大狗的前腿也有了伸缩的动作。而就这一个关于骨骼运动的动作从提出到引入引擎,再到被公司员工熟练使用前前后后花了 1 年时间。

不仅如此,任晖介绍道,“你看动画书的分辨率要高于纸质书,然后包括配音、配乐的选择、脚本的撰写、动画的设计等等,这些都是引擎设计需要考虑的地方。”

最终耗时四年,内容开发制作引擎“咿啦做书”开发出来了,无需复杂的程序,只要把图片放进去,一设置参数,就可以快速生成动画书,其使得绘本制作能够实现流水线作业。

“很难说单本书花多长时间,因为都是切成模块的,但是综合下来的话,我们公司平均每天可以制作三本动画书,平均每本成本在 3000 元左右。”任晖认为这套引擎使得动画书的制作成本大幅下降。的确,公司开销最大的地方是这个创业 5 次的 70 后当初的判断:公司目前在版权上的支出是占公司所有支出的 1/3。

目前,咿啦看书上线的动画书已达到 1000 本,并与百余家出版社建立了合作关系,这离其正式上线不过两年光景。除了 C 端业务外,2018 月 6 月,历经一年多的研发,咿啦看书还推出了针对幼儿园老师教学的 B 端产品——“咿啦家园”,今年更会着力研发咿啦英语这一产品。

市场的特殊性

一路走来,咿啦看书的发展也并不是一直如此顺利。

今年年初咿啦看书 2.0 版本在苹果进行 app 审核时险些被拒。苹果给出的理由是,这款产品不是儿童产品,不够卡通。

“但是我说,在中国儿童产品基本上都是这样。咿啦看书 1.0 我们做的就是一个完全儿童的,特别类似于美国的儿童类产品,但是你会发现在中国的效果不是特别好,因为基本上中国的电子产品主要的用户实际上是父母。所以说它整个浏览体验可能更多的还是要结合成人的方式来做,只是说偏向有一定儿童的色彩。内容必须是儿童的内容,但推广以及选择、购买等要符合家长的操作习惯。”任晖谈道。

不仅有方式上的差异,市场的成熟度也不相同。目前,咿啦看书采取的盈利模式与 Kindle 相同,主要依靠单本图书的销售以及包年、包月的会员模式。

任晖认为,“真正用户的增长取决于整个社会认知的改变和用户阅读习惯改变,这件事的难度非常大。比如说现在一个流行的观点是电子产品不是什么好东西,伤眼睛。这其实很极端,反而让孩子跟这个时代有所脱离。只要控制好使用时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很多人都忘了看纸质书一样伤眼睛。可能媒体、科学界共同努力给大家更多的引导,大家最终会改变一些观点。”

咿啦看书创始人任晖

近几年有不少玩家瞄准了儿童阅读领域的红利,如儿童有声故事品牌“凯叔讲故事”已经完成了四轮融资,总额超过 2.6 亿人民币,2017 年营收达到两亿元。3-12 岁儿童的科学教育机构“科学队长”今年 5 月宣布获得 3000 万 A 轮融资。

客观环境也给了这些人充分的信心。相关资料显示,中国 0 到 14 岁的儿童人数有 2.4 亿人,每年新生儿大约有 2000 万。而由于二胎政策的开放,中国或将迎来第四次新生儿出生高峰期,预计新生婴儿将达到 2000 万。

但任晖也丝毫没放松,他在不断寻求市场的新可能。“市面上没有一款高品质的中文儿童数字阅读产品,咿啦看书干的事就是改变这一现状。类似,市面上没有一款让我们满意的英文儿童数字阅读产品,那我们就去做。而且从市场的角度来说,英语的需求量会更大一些。”他设想,作为内容平台这款产品将来不仅能走入学校还将与英语培训机构开展合作。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