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GPU/CPU 传感器 基础元器件 网络通信 显示 交互技术 电源管理 材料 操作系统 APP 云技术 大数据 人工智能 制造 其它
应用:
可穿戴设备 智能家居 VR/AR 机器人 无人机 手机数码 汽车 平衡车/自行车 医疗健康 运动设备 美颜塑身 早教/玩具 安防监控 智能照明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BAT入局智能家居市场 芯殇何时解?

BAT的推力

众所周知,单纯以一个低利润的硬件设备来讲,音箱并不值得来做。BAT中的任何一家,一年卖出那么几百万台音箱,都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移动互联网之后的稀缺入口却是无价的。

“智能音箱是个很有意思的产品。它看似微不足道,但其架构是未来所有人工智能产品的核心。机器人也好,智能家居其他产品也罢,其实都是智能音箱的拓展。”陈孝良解释道。“比如给音箱加个屏,就成了智能电视;给它放到冰箱上,就是智能冰箱等等。所有看似炫酷的智能家居产品的技术内核是固定的,就是与人的交互。”

因此,智能音箱是语音交互真正落地的第一款产品。同时,它自带控制中心属性,必然将成为智能家居的核心。当下,谁最先凭借智能音箱产品展稳脚跟,谁就将在“物联网”上拥有绝对话语权。

BAT抢夺的正是这样的话语权。

而在BAT的“战乱”中,创业公司依旧有着巨大的市场机遇。蓝驰创投执行董事曹巍在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的专访中提到,“整个市场一定需要整个行业和生态一起推动,这不是一家公司可以解决的问题。BAT自己做不了。”

而对于创业公司,选准赛道仍是关键。“大家之前都在谈论‘腾讯没有梦想’那篇文章。这些大的公司一旦到了一定规模,它对自己能力半径的理解是越来越清晰的。它会把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做好,用不同的心态来去对待和扶植这些有机会新的创业细分领域。所以,我是不太担心BAT对创业公司的威胁。”

同时,若不踏入曹巍重点跟进的人工智能硬件市场,做“BAT背后的大佬”也是一条不错的路径。

陈孝良创办的声智科技即发力于此。“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定位于和巨头一起合作,一起开拓人工智能市场,并不是赌公司的未来去和巨头竞争。”

陈孝良提到,大家竞争的时候会产生很大的差异化,互联网巨头的技术部门可能更关注对新兴技术的理解和判断,而创业公司更关注于技术在市场的快速落地和量产。

这种差异化是决定未来技术能否真正落地的关键。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创业公司更注重用户体验,而非展示自己的新兴技术。

智能家居的下半场

“智能家居未来最理想的交互控制会是语音和视觉。”向文杰说道,“这样,智能家居不再需要搭载手机APP,因而解决了硬件不够智能以及使用者不会操作硬件的问题,降低了人们的学习成本。”

当下,智能家居应用程序搭载智能手机依旧是业内操作的核心模式,而其隐患也在不断显现。

一方面,如果手机成了智能家居的产业链上游,智能家居的发展将会受到手机产业的限制而发挥不出其应有的潜力;另一方面,当下低头族已有很多,如果再把智能家居控制端嵌入手机,只会使家居成为手机的附属产品,有悖初衷。

除此之外,智能家居会变得更加包容。“比如,Rokid已经在智能音箱产品中录入了老人和孩子的语言数据库,毕竟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讲普通话。”迎合了家庭场景,智能家居才能走得长远。

“最重要的是,智能家居产品会拥有更强大的自我学习能力。”在向文杰看来,未来的智能家居会了解主人的生活习惯,并进行自动提醒、应答及信息推送。“就像QQ音乐一样,现在我们已经不太需要自己去下载音乐,几个月下来他们会充分熟悉我们的听歌习惯,并做出精准的定制。”

未来的智能家居也是如此。它知道你平日什么时间出门,早餐吃什么,几点该开好空调等你回家;知道你周末几点起床,什么时间看电视,什么时间可能要和它聊天,以及要聊点什么才能让你开心。

这样的变革听起来就让人血脉喷张。但是,正如苹果前高管提出的“复杂守恒定律”:对于一个产品,表面和用户的交互越简单,实际上它的内在系统越复杂。

“我们正在利用非常复杂的人工智能技术,去创造更多简单的语音交互场景。这是我们在做的。”向文杰如是说道。

但是,对于智能家居的未来,陈孝良却也有着一些担忧。“以后,一个屋子里有那么多的智能设备,那如何才能解决机器之间谁才是‘老大’的问题呢?一方面,如果我发出指令,可能与多个设备同时相关,那么哪个机器该主动或优先响应?”

他笑了笑,继续说道,“另一方面,如果设备间互发响应,比如冰箱要求洗衣机开始洗衣服,洗衣机又要求冰箱降低温度,那么谁说得算?万一冰箱‘不服管’、洗衣机‘不听话’,那人类的生活岂不是更糟糕?”,再发散一下思维,我们能不能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这些机器之间的“共识”问题呢?”

这样有趣的未来,值得期待。

芯片之“殇”

在中兴事件中,为什么美国人可以轻易掐住我们的脖子?

“中国整个芯片产业都极度依赖于进口,2017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高达2600亿美元,贸易逆差高达1932亿美元,集成电路早已超过石油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进口商品。2017年排名全球前十大的半导体企业,没有一家是中国的。”海通证券姜超在长文中写道。

此般窘境下,多家独角兽企业以“自主研发AI芯片”为己任,打响中美贸易反击战。6月20日,寒武纪宣布完成B轮融资。本轮融资后,其整体估值达到25亿美元。

然而,独角兽纷纷入局之时,云知声却被认定为“最不该做芯片的团队”。

“但是我们做了。”创始人兼CEO黄伟说,“因为我们在行业的最前沿,我们不是在研究室,我们知道客户需要什么。我们知道,这个技术如果要满足场景化需要的话,我们必须做什么。”

智能家居,是黄伟的首要发力点。他相信,当AIoT时代来临,人们上网将不再只通过手机或电脑,家里的冰箱、洗衣机、空调,它们都将成为上网的“媒介”。

但是,最开始时,大多数用户并不理解“设备端”的含义。比如说,一个人和音箱进行自然的多人对话,以前一定是做不到的。因此,云知声便结合自己的能力,结合产品对场景的理解,来形成一个完整的方案,把它交付给客户。

“我怎么去唤醒这个设备?我可以把唤醒能力放在这个芯片里面。我怎么样实现人和设备的一个基本的语音识别能力?我可以把语音识别放在这个芯片里面去。”黄伟介绍道,“甚至包括一部分基本的自然语言理解能力,我也可以放到芯片里面去。这样的话,我的这个芯片已经80%甚至90%完成了人机基本的功能。”

除此之外,云知声把终端交互做到了极致。他们开放代码,并把它提供给合作伙伴。

“我们专注于做云端芯。我们不可能每个端都自己做,我们必须把我们的能力开放出来,交给我们的合作伙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满足更多产业的需求。”

写在最后

追风的华强北“极客商人”、精明的深圳中小制造业主,都想在智能家居时代来临的时候抓取一波红利,成就一番事业。

但是当他们用廉价解决方案造出了可以“赚快钱”的智能音箱后,却发现无法承担智能硬件“服务”之重。

据Canalys预测报告,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球智能音箱销量将增长到5630万台。然而产业高速发展的同时,前有谷歌Home Max出现宕机故障,竟让路由器背锅;后有亚马逊echo的Alexa突然唤醒大笑,令人毛骨悚然。

用户体验的打磨到底进行到哪一个阶段?在诸多科幻电影、小说、无限畅想的影响下,挑剔的消费者对于智能产品的高期怎样实现,价格、性能相较如何得到平衡?

我们尚且不得而知。

但是,在这个“朋友圈里没有朋友,生活空间没有生活”的时代,产品所谓的“智能”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值得每一个人思考。

希望在未来,一句“Hi”换来的不仅仅是全屋智能设备亮起的屏幕,还有在客厅自顾自玩耍的孩子的一次问候、亦或是一个拥抱。

作者:柴佳音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